<strike id="1db79"></strike>

<em id="1db79"></em>
<noframes id="1db79">
<address id="1db79"></address>
<sub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sub>
<em id="1db79"><form id="1db79"></form></em>
<listing id="1db79"></listing>

    <form id="1db79"></form>
    <address id="1db79"><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address></address><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meter id="1db79"></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listing></address>
    BL小說網 > 合體雙修 > 章節目錄 第499章 一戰丹尊

    章節目錄 第499章 一戰丹尊

        請記住本站地址www.xodao.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進入本站!

        BL小說網 www.xodao.com    老者正是丹島之主——丹尊。

        見被寧凡看破身份,老者也不覺奇怪。雨界六轉煉丹師屈指可數,在他展露六轉藥魂之后,被猜出身份并不奇怪。

        丹尊雖是剛剛游歷歸來,但在雨界不少地方,都聽說過寧凡的名頭。

        如今見到寧凡本人,丹尊才覺得百聞不如一見。

        身為六轉煉丹師,丹尊放眼雨界都算大名鼎鼎的人物。

        他雖然沒有突破煉虛期,卻比許多雨界煉虛都要地位尊崇,更因游歷天下,閱歷遠非常人可比。

        他也算見識過不少雨界煉虛了,但察覺到寧凡氣息之強后,仍是感慨萬千。在他所認識的煉虛當中,竟沒有任何窺虛、問虛老怪,氣息可以比寧凡更強。

        再一看寧凡身后,蘇顏已收了銀舟及十二角龍,正小鳥依人般立在那里。

        這更令丹尊感慨起來。蘇顏放眼雨界,都是名聲在外的問虛強者,卻跟了寧凡

        “老夫一回丹島,便接到傳聞,說明尊者憑一己之力,鎮壓了嵐角魔族,原本老夫是本不相信。如今看來,明尊者手段之高,怕已問虛無敵老夫佩服!”

        丹尊看了看明雀,回想起之前的誤會,繼而又誠懇道,

        “老夫道號丹松子,與洞虛是知交好友。老夫歸來之后,已聽羊古等人講述了道友的事跡。道友于我丹島有些恩惠,又是我丹島客卿,想借用洗魂池,老夫并無意見,定會鼎力相助。之前老夫并不知這小姑娘是道友的人,故而鬧了些誤會,得罪之處,還望道友海涵。”

        丹尊身為六轉煉丹師,與雨界煉虛平輩相交,稱寧凡一句道友,并不為過。

        “丹前輩客氣了。之前的誤會,我全部都看到了。前輩與明雀只是公平比試,且點到為止。此事就此作罷,不需再提。”

        寧凡稱呼丹尊一聲前輩,不僅是看在丹尊丹術六轉的份上,更因為傳聞中,丹尊與丹皇有少許交情。

        從丹道上講,丹尊丹術及輩分高于寧凡,將他當做前輩對待倒也無妨。

        丹尊先是一怔,旋即搖頭失笑,“你我之前,何必以前輩相稱。就如你和洞虛一般,平輩相交即可。老夫丹術達到六轉下級,在雨界之中名列第七。而你據說也有五轉巔峰的丹術,甚至被人冠以‘雨界第八丹師’的稱號,此次來借用洗魂池,說不得有望一舉突破六轉前輩之稱,大可不必。”

        “想讓丹術突破六轉,何其艱難,此次能否一舉突破六轉丹術,周某并沒有多少把握。不過前輩既執意與我平輩相交,周某便斗膽稱呼前輩一句道友了。敢問丹道友,洗魂池是否已經準備妥當,周某何時可以進入洗魂池?”

        “洗魂池目前已解封到第四層,再過十日,便可解封至第六層。道友至少需再等十日,才可進入洗魂池。”丹尊解說道。

        “第四層?第六層?”寧凡對洗魂池了解不多,并不知洗魂池還分層數。

        “呵呵,是老夫疏忽了。道友請看玉簡,其中有對洗魂池的詳細介紹。”丹尊取出一份玉簡,遞給寧凡。

        寧凡神念一掃玉簡,其中訊息一一印入腦海。

        丹島的洗魂池,擁有滋養煉丹師藥魂強度的特殊力量,名為‘浴魂之光’。

        根據池水深度不同,浴魂之光的強弱也不同,被丹島分別設下其中封印,劃分為七層水域。

        第一層水域,浴魂之光最弱,一般是給四轉巔峰的煉丹師突破五轉所用。

        第二層水域,可令五轉下級煉丹師藥魂提升。

        第三、四、五層,則分別是為五轉中、上、巔峰的煉丹師錘煉藥魂所準備的。

        想要突破六轉丹術,最好是進入第六層水域錘煉藥魂。

        第七層水域,是洗魂池最深處,浴魂之光強得可怕,一般而言唯有六轉中級煉丹師才能承受這種級別的浴魂之光。

        就算是丹尊本人,也不敢在第七層錘煉藥魂。

        “原來如此。”寧凡將玉簡還給丹尊,沉默少許。

        如今洗魂池解封到第四層,可供五轉上級煉丹師進入修煉。但第四層的浴魂之光,對寧凡的藥魂并無太大的錘煉效果。

        想借助洗魂池的浴魂之光提升藥魂境界,寧凡起碼要進入第五層才可。

        而想要一舉突破六轉藥魂,那么進入第六層是最佳選擇。

        考慮到第六層水域一般是真正六轉煉丹師才可以進入,寧凡憑此刻的藥魂進入第六層,多半還需要準備一些丹藥護體,才可放心進入第六層。

        “看來周某要在丹島叨擾十日了。”寧凡言道。

        “呵呵,道友好歹也算我丹島客卿長老,且放寬心在丹島住上十日。老夫會命黃庭子、羊古等人給道友準備一些丹藥、靈裝,作為道友進入洗魂池六層時護體所用。道友在丹島居住的日子里,可進入我丹島任何藏書之處,隨意翻閱各個丹方典籍。若有中意的丹方,大可直接拓印,無人會阻攔。另外,若道友想了解些突破六轉丹術的心得體會,隨時可以來尋老夫,老夫但有所知,必定不會隱瞞。”

        丹尊語氣極為隨和,幾乎默許寧凡在丹島上做任何事情。

        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丹尊的目光竟有些躍躍欲試了。

        “老夫想與道友切磋一下的藥魂戰技,不知道友可否同意?”

        “切磋?”寧凡微感詫異。

        “不錯。老夫之前施展的魂化龍之術,相比道友也看到了。這魂化龍之術是老夫從某個古修士遺跡獲得的戰魂之術,如今此術修煉到了瓶頸,需要與人切磋戰魂之術才可沖破瓶頸。老夫聽說你習得了丹皇的戰魂之術,故而想與你切磋一番,自然是點到為止。當然,若道友不愿切磋,老夫也絕不強迫”

        “無妨。既然此舉有助于丹道友突破戰魂瓶頸,周某愿意與前輩切磋一番。請!”

        寧凡一聲‘請’字之后,立刻與丹尊拉開距離,旁人則立刻退至極遠處。

        與丹尊切磋戰魂,助丹尊突破戰魂瓶頸,這幾乎是白送丹尊一個人情,寧凡自然不會拒絕。

        而寧凡也很想看看,自己與六轉下級丹術的藥魂有多少差距。

        理論上講,寧凡的藥魂強度已達到六轉下級的水平。之所以還未突破六轉級別,只缺乏一個助力,才可沖破六轉瓶頸。

        而在趕赴丹島的路上,寧凡反復琢磨丹皇傳授的天罡手印,漸有所得。

        他更將刑戮魔掌一百零八章融入天罡印中。在三十六式天罡印的基礎上,自創了三式地煞手印,皆是從刑戮魔掌借鑒而來。

        如今寧凡所會藥魂掌印,共有三十九式,比丹皇所傳還多了三式,今日與丹尊切磋,也算是一個試掌的機會。

        一聽寧凡要和丹尊比斗戰魂之術,整個丹島立刻變得熱鬧起來。

        戰魂之術是上古丹師才會的手段,偶爾也會有一些六轉宗師習得戰魂之術,但普通煉丹師一生都未必能見到一次。

        而能同時見到兩名煉丹宗師比拼戰魂術的場面,更是極其罕見。

        一個個煉丹師遠遠觀望對峙的寧、丹二人,不敢絲毫出聲,以免打擾到二人比試。

        大多數煉丹師,都認為比試的勝者會是丹尊,畢竟丹尊乃是真正的六轉下級煉丹師,而寧凡還只是五轉巔峰而已。

        “羊長老認為,丹尊與明尊誰會更勝一籌?明尊者是你師父,你對他應該很了解吧,你覺得他可否接下丹尊的戰魂一擊?”黃庭子向一旁的羊古傳音問道。

        “丹尊的丹術等級達到六轉,是雨界皆知的事實,單論藥魂等級,自然是高于我師父的。但我師父每每行事,總是出人意表。在外人看來,師父或許接不住丹尊的戰魂一擊。但在羊某看來,就算我師父接下丹尊一擊,平分秋色。甚至反勝過丹尊一籌,都沒有什么好奇怪的。”羊古倒是對寧凡滿懷信心。

        “哦?羊道友竟覺得明尊有勝算么?”黃庭子搖搖頭,微覺不以為然。

        他倒不是小瞧寧凡,事實上,黃庭子也十分佩服寧凡的煉丹術,甚至將寧凡看做雨界第八煉丹師。

        但無論如何,寧凡沒有突破六轉丹術,這是事實。

        黃庭子并不認為,五轉藥魂可以撼動六轉藥魂。

        在他看來,寧凡確實修為驚天,可鎮壓嵐角一族,可斬殺問虛修士,縱橫雨界都足夠。

        若只論比武斗法,丹尊絕對不是寧凡對手。

        但若論藥魂強弱,寧凡應該還是要遜色丹尊一頭吧。

        “大長老要不要與羊某打個賭,羊某愿以一株三萬年飛云草,賭我師父不敗。”羊古不住搖頭,他對寧凡有著無窮信心,誰叫寧凡是他師父呢。

        但他也不是笨蛋,不會盲目賭寧凡獲勝,只賭寧凡不敗。不敗的涵義,包括平局。

        寧凡是五轉巔峰丹術,此時勝過丹尊或許有些逆天,但若是平局倒不是沒有可能。

        “三萬年飛云草?好,老夫與你打賭,你賭明尊不敗,老夫便賭丹尊必勝。賭注么就用我新煉制的雨花丹做賭注好了。”黃庭子對丹尊的信心也不小。

        在場共有三萬多名丹島修士,但對寧凡抱有信心的人,除了羊古,也只有蘇顏、明雀了。

        戰圈之中,寧凡與丹尊遙遙對峙,皆克制了法力,催動藥魂之力。

        “魂化龍之術!”丹尊一拍天靈,滾滾藥魂之力化作一條黑色巨龍,沖出天靈,騰空而起。

        黑龍一出現,立刻引得無數丹島修士仰視注目,敬佩不已。

        “天吶!丹尊竟可以將藥魂化作龍形攻敵!這就是上古丹師的戰魂攻敵之術么,果然博大精深,非我等可以想象!”

        “這黑龍氣息堪比窺虛老怪,黑龍一擊則堪比窺虛一擊。明尊修為驚天,但若是只用戰魂之術去接這攻擊,必定接不下黑龍一擊的。”

        四周的議論聲在寧凡抬掌的一刻,紛紛安靜下來。一個個老怪屏住呼吸,等著看寧凡如何應對丹尊的魂化龍之術。

        寧凡抬掌之后,卻又放下。片刻之后,再次抬起,再次放下。

        他的心中,反復回憶著刑戮魔掌的精髓,對天罡掌印的印證也越來越多。

        大道殊途同歸,就算是魔武術與戰魂術兩種截然不同的神通,也必定有著某種共通之處。

        寧凡眼中漸漸清明,最后一次放下手掌,再未抬起。

        他抬起目光,冷視黑龍,一股磅礴的藥魂氣勢,驟然沖出身體,化作一個巨大的墨色掌印,懸于天空。

        “天罡掌印!此掌雖是丹皇絕學,但只憑一式掌印,是無法勝過老夫的。”丹尊目中精光一閃,認出了天罡印。

        “我所會的,并非只有一掌天罡三十六印!”

        寧凡目光一變,氣勢如天罡北斗,中正平和。

        藥魂之力如宣泄的海洋,化作三十五重墨色巨浪,凝做三十五重墨色巨掌,與之前的一道掌印合一。

        三十六重掌印合一,氣勢一霎暴漲,但仍遜色黑龍半分。

        “你竟學全了丹皇的三十六式天罡印?好!”丹尊眼中閃過一絲戰意。

        若寧凡學全了天罡印,便不可以小覷了,必須全力應對!

        丹尊指訣一變,黑龍呼風喚雨,朝寧凡席卷而來,氣勢驚人。

        若寧凡掌印只有這種程度,丹尊勝算極大,但寧凡的掌印并非這般簡單。

        “還有三掌”

        他目光驟然一變,原本中正如北斗的目光,忽然化作煞氣驚天的眼神。

        就連藥魂之上,都染上極重的煞氣,原本墨色的藥魂,竟稍稍有些血紅。

        而讓丹尊無法置信的,是寧凡在三十六式天罡印的基礎上,竟又補全了三式掌印!

        “他竟會三十九掌!這最后三掌似乎不是丹皇所會的掌印難道是此子自創不成!”

        在丹尊心思飛轉之時,寧凡的魂掌印已重重轟在黑龍之上,發出一重重轟鳴之聲。

        轟!轟!轟!

        接連有三十九次轟鳴聲傳來,這浩大的聲勢,震撼了無數丹島修士。

        對碰之中,掌印逐漸減弱,最終消逝。

        而那黑龍亦是不住怒吼,最終卻被掌印生生轟碎成兩截!

        轟!

        又是一重波動傳來,寧凡匆匆連退數步,丹尊亦連退數步。不同于寧凡的平靜,丹尊的眼中,閃過濃濃的震驚之色。

        “平局!”

        無數丹島修士深吸一口氣,皆是無法置信的表情。

        論藥魂強弱,寧凡仍遜色丹尊少許,但卻借由對戰魂之術的領悟,完美接下丹尊的戰魂一擊,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五轉煉丹師,竟擋下了六轉煉丹師的戰魂一擊,此事若是傳出,必然有會是雨界的大新聞!

        “哈哈,平局!”羊古極為得意的看著黃庭子,這個賭,他打贏了。

        “怎么會這樣”黃庭子滿面懊惱,卻也掩飾不住深深的震驚之色。

        這個結果,他怎么沒有想到

        黃庭子的心頭,更升起一個可怕的念頭。

        寧凡還未真正突破六轉,藥魂便與丹尊戰了個平手。

        若寧凡整整突破六轉丹術,豈不是藥魂更勝丹尊一籌?!

        如此說來,只要寧凡一突破六轉丹術,便可接替丹尊的排名,成為雨界第七的煉丹師?!

        “雨界第七!”一想到這個排名,黃庭子呼吸有些凌亂了。

        就算是丹皇在寧凡這個年紀,也無法擁有雨界第七、第八的丹術吧

        寧凡的丹術資質,難道比丹皇都高?!(未完待續)
        《合體雙修》BL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xodao.com
    奔驰彩票奔驰彩票官网奔驰彩票平台奔驰彩票app奔驰彩票邀请码奔驰彩票娱乐奔驰彩票快3奔驰彩票时时彩奔驰彩票走势图奔驰彩票ios 高密 | 宁德 | 安阳 | 晋城 | 龙口 | 图木舒克 | 潜江 | 铜仁 | 大庆 | 禹州 | 庆阳 | 周口 | 来宾 | 垦利 | 汉川 | 仁寿 | 海北 | 朔州 | 肥城 | 河南郑州 | 黄山 | 哈密 | 伊犁 | 邹城 | 普洱 | 黔西南 | 庄河 | 贵州贵阳 | 神农架 | 兴安盟 | 池州 | 广饶 | 灌南 | 靖江 | 阳江 | 高密 | 鞍山 | 海拉尔 | 瑞安 | 资阳 | 白沙 | 厦门 | 通辽 | 厦门 | 灵宝 | 慈溪 | 日照 | 琼中 | 伊春 | 毕节 | 石嘴山 | 江苏苏州 | 安阳 | 宁夏银川 | 山南 | 河池 | 那曲 | 韶关 | 铁岭 | 博尔塔拉 | 淄博 | 呼伦贝尔 | 贵州贵阳 | 廊坊 | 泰州 | 招远 | 偃师 | 恩施 | 高密 | 燕郊 | 苍南 | 攀枝花 | 包头 | 克孜勒苏 | 开封 | 丹阳 | 甘孜 | 孝感 | 滕州 | 汉川 | 阜阳 | 平凉 | 宜昌 | 三沙 | 眉山 | 宁国 | 眉山 | 岳阳 | 怒江 | 唐山 | 昌吉 | 莱州 | 大庆 | 改则 | 昭通 | 四平 | 鄂尔多斯 | 五指山 | 阳泉 | 达州 | 三沙 | 邹平 | 廊坊 | 乌海 | 仙桃 | 咸阳 | 清远 | 益阳 | 凉山 | 双鸭山 | 莆田 | 任丘 | 鹤壁 | 白山 | 邹城 | 湛江 | 菏泽 | 海拉尔 | 鹤岗 | 阜新 | 定州 | 淮南 | 滕州 | 泗洪 | 朔州 | 赤峰 | 南充 | 许昌 | 澄迈 | 滨州 | 张家界 | 漳州 | 邯郸 | 乐清 | 台北 | 诸暨 | 浙江杭州 | 深圳 | 广州 | 天门 | 福建福州 | 雅安 | 常州 | 五家渠 | 绥化 | 伊犁 | 柳州 | 南阳 | 克孜勒苏 | 灌南 | 深圳 | 贵港 | 临汾 | 滁州 | 辽宁沈阳 | 齐齐哈尔 | 马鞍山 | 万宁 | 台南 | 长葛 | 遵义 | 大理 | 大理 | 厦门 | 河北石家庄 | 枣庄 | 阿克苏 | 芜湖 | 渭南 | 陕西西安 | 襄阳 | 灵宝 | 天门 | 兴化 | 黑河 | 肥城 | 东海 | 昭通 | 铜陵 | 黄山 | 济源 | 张掖 | 喀什 | 锡林郭勒 | 醴陵 | 海南海口 | 昆山 | 淮南 | 桐城 | 屯昌 | 神农架 | 鄢陵 | 通化 | 启东 | 淮安 | 黄南 | 汉中 | 博尔塔拉 | 伊春 | 海西 | 运城 | 通化 | 泸州 | 九江 | 来宾 | 白山 | 包头 | 咸阳 | 临沧 | 河北石家庄 | 简阳 | 桐乡 | 自贡 | 山南 | 曲靖 | 东营 | 南充 | 唐山 | 楚雄 | 江门 | 济源 | 荣成 | 河源 | 东台 | 张北 | 玉树 | 佳木斯 | 鹤岗 | 上饶 | 宿迁 | 甘肃兰州 | 临汾 | 基隆 | 河北石家庄 | 平顶山 | 信阳 | 德宏 | 洛阳 | 泰安 | 如东 | 滕州 | 白城 | 安阳 | 乌兰察布 | 建湖 | 莱州 | 四平 | 泉州 | 沧州 | 大理 | 娄底 | 德清 | 漯河 | 保亭 | 燕郊 | 台北 | 阳江 | 保亭 | 改则 | 泰州 | 万宁 | 洛阳 | 喀什 | 温州 | 牡丹江 | 大丰 | 蚌埠 | 东海 | 大兴安岭 | 东台 | 溧阳 | 玉林 | 台北 | 莆田 | 随州 | 温州 | 宁德 | 衢州 | 内江 | 吐鲁番 | 海北 | 内江 | 湛江 | 晋中 | 吉林长春 | 保山 | 肥城 | 汕头 | 灵宝 | 双鸭山 | 灵宝 | 平凉 | 安顺 | 永新 | 锡林郭勒 | 蚌埠 | 汉中 | 天长 | 垦利 | 商丘 | 诸暨 | 红河 | 松原 | 吉林 | 甘肃兰州 | 吉林长春 | 江西南昌 | 钦州 | 醴陵 | 巢湖 | 迁安市 | 林芝 | 泰安 | 庆阳 | 象山 | 昭通 | 黔东南 | 自贡 | 乌兰察布 | 龙岩 | 五指山 | 乐清 | 福建福州 | 吕梁 | 资阳 | 安吉 | 长治 | 南安 | 安庆 | 宣城 | 大丰 | 禹州 | 鹤壁 | 芜湖 | 琼海 | 丹东 | 琼中 | 十堰 | 佳木斯 | 甘孜 | 庆阳 | 贺州 | 清远 | 西藏拉萨 | 通化 | 和县 | 汕头 | 呼伦贝尔 | 汕头 | 克孜勒苏 | 南阳 | 广州 | 宿州 | 凉山 | 正定 | 黑龙江哈尔滨 | 眉山 | 姜堰 | 高密 | 贵州贵阳 | 延安 | 济宁 | 开封 | 武安 | 上饶 | 赵县 | 澳门澳门 | 简阳 | 曹县 | 阳泉 | 葫芦岛 | 咸阳 | 黑河 | 包头 | 盐城 | 桐乡 | 孝感 | 钦州 | 黑河 | 安吉 | 毕节 | 宿州 | 潮州 | 清徐 | 绵阳 | 襄阳 | 益阳 | 延安 | 广西南宁 | 芜湖 | 商洛 | 平潭 | 泉州 | 象山 | 济源 | 桂林 | 七台河 | 临沂 | 沛县 | 云南昆明 | 商洛 | 嘉善 | 铜陵 | 邯郸 | 如东 | 包头 | 沛县 | 红河 | 如东 | 图木舒克 | 潮州 | 曹县 | 大丰 | 白沙 | 广州 | 仁怀 | 简阳 | 鞍山 | 济源 | 常德 | 绍兴 | 永新 | 连云港 | 白银 | 肥城 | 台北 | 武夷山 | 崇左 | 招远 | 仙桃 | 广汉 | 包头 | 珠海 | 雅安 | 余姚 | 伊犁 | 固原 | 喀什 | 任丘 | 海北 | 儋州 | 蚌埠 | 靖江 | 咸宁 | 晋江 | 平潭 | 潮州 | 金华 | 长垣 | 黄石 | 黔南 | 陕西西安 | 韶关 | 江西南昌 | 荣成 | 库尔勒 | 呼伦贝尔 | 九江 | 鞍山 | 柳州 | 诸暨 | 安岳 | 河北石家庄 | 牡丹江 | 丽水 | 保定 | 东方 | 巴音郭楞 | 晋中 | 阿里 | 百色 | 吴忠 | 和县 | 河池 | 甘孜 | 南充 | 高密 | 来宾 | 咸阳 | 西藏拉萨 | 郴州 | 丽江 | 芜湖 | 姜堰 | 丹阳 | 东海 | 大连 | 鄢陵 | 渭南 | 五指山 | 贵州贵阳 | 仁怀 | 青州 | 枣庄 | 南充 | 岳阳 | 黄南 | 和田 | 涿州 | 通辽 | 武安 | 吉林长春 | 宜昌 | 项城 | 仁寿 | 德宏 | 伊犁 | 遂宁 | 南京 | 章丘 | 和县 | 抚顺 | 柳州 | 武夷山 | 周口 | 山西太原 | 曹县 | 滨州 | 克孜勒苏 | 五家渠 | 咸宁 | 吉安 | 许昌 | 西藏拉萨 | 文山 | 菏泽 | 灌南 | 玉林 | 临汾 | 博罗 | 莆田 | 高密 | 潮州 | 潜江 | 临夏 | 明港 | 济南 | 晋城 | 榆林 | 陕西西安 | 永康 | 大连 | 山南 | 怒江 | 泗阳 | 晋城 | 呼伦贝尔 | 海西 | 河池 | 江西南昌 | 梅州 | 天水 | 余姚 | 新乡 | 沛县 | 黔东南 | 延安 | 大庆 | 兴安盟 | 信阳 | 昌吉 | 偃师 | 淮安 | 蚌埠 | 东台 | 六安 | 开封 | 阿拉尔 | 曲靖 | 云南昆明 | 三亚 | 肥城 | 长兴 | 滕州 | 黄冈 | 昭通 | 宁德 | 通辽 | 雅安 | 澄迈 | 南平 | 雅安 | 保定 | 阿克苏 | 雅安 | 宿州 | 怀化 | 河池 | 常德 | 贵州贵阳 | 济源 | 福建福州 | 江西南昌 | 景德镇 | 灌云 | 德宏 | 吐鲁番 | 安康 | 任丘 | 玉树 | 台山 | 那曲 | 宝应县 | 天长 | 佳木斯 | 包头 | 哈密 | 延边 | 高密 | 桓台 | 长治 | 垦利 | 日照 | 白城 | 乌兰察布 | 明港 | 石嘴山 | 攀枝花 | 瓦房店 | 泰州 | 广安 | 钦州 | 苍南 | 荣成 | 台州 | 岳阳 | 澳门澳门 | 六盘水 | 商洛 | 汕尾 | 镇江 | 金坛 | 阿克苏 | 西藏拉萨 | 怀化 | 徐州 | 通辽 | 凉山 | 广元 | 琼中 | 迁安市 | 广西南宁 | 南京 | 滁州 | 吴忠 | 牡丹江 | 宁波 | 崇左 | 大同 | 海南 | 保定 | 吉安 | 招远 | 临汾 | 三沙 | 三河 | 芜湖 | 淮北 | 邯郸 | 丹东 | 包头 | 舟山 | 湘潭 | 清远 | 恩施 | 赣州 | 恩施 | 沛县 | 汝州 | 嘉善 | 燕郊 | 宜宾 | 山东青岛 | 呼伦贝尔 | 嘉兴 | 四川成都 | 商丘 | 潮州 | 百色 | 张北 | 阿拉尔 | 唐山 | 吉林长春 | 常德 | 菏泽 | 安康 | 白城 | 乐平 | 来宾 | 莱州 | 海西 | 雄安新区 | 台中 | 咸宁 | 巴彦淖尔市 | 保定 | 瑞安 | 深圳 | 邢台 | 中山 | 陇南 | 丽江 | 营口 | 唐山 | 琼中 | 株洲 | 阳泉 | 新沂 | 伊春 | 宁德 | 阳春 | 厦门 | 云南昆明 | 铜仁 | 武夷山 | 莒县 | 广元 | 蚌埠 | 高雄 | 扬州 | 馆陶 | 贺州 | 黔东南 | 德州 | 五家渠 | 达州 | 诸暨 | 无锡 | 抚顺 | 漳州 | 文山 | 宁波 | 洛阳 | 阜新 | 漯河 | 白山 | 嘉峪关 | 白城 | 儋州 | 常州 | 赤峰 | 宜昌 | 兴安盟 | 余姚 | 垦利 | 文山 | 日喀则 | 海南海口 | 神农架 | 大丰 | 兴安盟 | 黔南 | 安徽合肥 | 延安 | 深圳 | 杞县 | 三亚 | 霍邱 | 普洱 | 河北石家庄 | 汕尾 | 东营 | 庄河 | 黔西南 | 孝感 | 邳州 | 伊犁 | 吉林 | 辽宁沈阳 | 霍邱 | 海西 | 济南 | 江苏苏州 | 潮州 | 庆阳 | 南通 | 宁夏银川 | 包头 | 和田 | 湖南长沙 | 衡水 | 天水 | 南平 | 昆山 | 黄冈 | 益阳 | 玉溪 | 四平 | 文山 | 玉树 | 石狮 | 绥化 | 桐城 | 东方 | 伊春 | 曹县 | 仁寿 | 晋城 | 和田 | 保定 | 诸城 | 果洛 | 泰安 | 锦州 | 漳州 | 荣成 | 宁波 | 莱芜 | 吉林 | 屯昌 | 肇庆 | 青海西宁 | 姜堰 | 余姚 | 山南 | 迁安市 | 晋城 | 襄阳 | 岳阳 | 泰安 | 包头 | 昌吉 | 佛山 | 钦州 | 霍邱 | 文山 | 通化 | 济源 | 定安 | 柳州 | 石狮 | 台湾台湾 | 海东 | 甘孜 | 铜仁 | 商丘 | 潜江 | 咸阳 | 库尔勒 | 葫芦岛 | 自贡 | 淮北 | 绍兴 | 荆门 | 遵义 | 锡林郭勒 | 辽阳 | 西藏拉萨 | 河南郑州 | 延安 | 平凉 | 阿里 | 菏泽 | 莱芜 | 云南昆明 | 郴州 | 珠海 | 芜湖 | 大连 | 果洛 | 山东青岛 | 本溪 | 黔东南 | 萍乡 | 西双版纳 | 启东 | 威海 | 永康 | 甘肃兰州 | 衡阳 | 慈溪 | 泸州 | 南充 | 日喀则 | 朔州 | 广饶 | 营口 | 东台 | 阿勒泰 | 东台 | 淮安 | 长葛 | 蚌埠 | 张家口 | 宜宾 | 锡林郭勒 | 莱芜 | 河南郑州 | 青州 | 甘肃兰州 | 韶关 | 阿勒泰 | 海西 | 肇庆 | 泰安 | 保亭 | 枣庄 | 葫芦岛 | 温岭 | 济南 | 襄阳 | 中卫 | 象山 | 日喀则 | 武威 | 黑龙江哈尔滨 | 日照 | 丹东 | 淄博 | 枣庄 | 巴中 | 咸宁 | 邹城 | 咸宁 | 龙岩 | 德阳 | 天门 | 绵阳 | 宜昌 | 六安 | 广西南宁 | 自贡 | 三亚 | 四川成都 | 永州 | 塔城 | 辽阳 | 北海 | 新疆乌鲁木齐 | 江苏苏州 | 诸暨 | 泗洪 | 大庆 | 昌都 | 金华 | 阿勒泰 | 深圳 | 延安 | 启东 | 榆林 | 五指山 | 株洲 | 郴州 | 三亚 | 迁安市 | 邹平 | 许昌 | 醴陵 | 江西南昌 | 巴中 | 石河子 | 贵港 | 河北石家庄 | 鄢陵 | 石狮 | 迪庆 | 信阳 | 开封 | 天长 | 丹东 | 安阳 | 抚顺 | 青海西宁 | 醴陵 | 桓台 | 博尔塔拉 | 巴彦淖尔市 | 泰兴 | 株洲 | 项城 | 遂宁 | 惠东 | 德宏 | 清远 | 庄河 | 公主岭 | 珠海 | 兴安盟 | 东方 | 长治 | 海拉尔 | 六盘水 | 和田 | 泰兴 | 嘉峪关 | 防城港 | 宜都 | 公主岭 | 通辽 | 贵州贵阳 | 赤峰 | 眉山 | 柳州 | 临沂 | 海西 | 项城 | 威海 | 随州 | 禹州 | 天水 | 赣州 | 临汾 | 唐山 | 牡丹江 | 台中 | 泰安 | 佛山 | 临海 | 宝鸡 | 吉安 | 江西南昌 | 吉林 | 舟山 | 铁岭 | 包头 | 荆门 | 南平 | 临海 | 石狮 | 鸡西 | 七台河 | 张家口 | 巴中 | 贵港 | 晋江 | 汉川 | 阿拉善盟 | 海南海口 | 广安 | 南充 | 武安 | 吕梁 | 诸暨 | 恩施 | 信阳 | 固原 | 铜仁 | 慈溪 | 荆州 | 毕节 | 宜宾 | 自贡 | 廊坊 | 武夷山 | 黔西南 | 安岳 | 泰安 | 鞍山 | 鸡西 | 淮北 | 乐清 | 高密 | 昌都 | 武夷山 | 咸阳 | 福建福州 | 温岭 | 保定 | 嘉善 | 万宁 | 海拉尔 | 辽阳 | 通辽 | 临沂 | 滁州 | 醴陵 | 黄山 | 如东 | 乐山 | 临海 | 台州 | 汉川 | 喀什 | 武夷山 | 任丘 | 包头 | 象山 | 渭南 | 如东 | 贺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