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db79"></strike>

<em id="1db79"></em>
<noframes id="1db79">
<address id="1db79"></address>
<sub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sub>
<em id="1db79"><form id="1db79"></form></em>
<listing id="1db79"></listing>

    <form id="1db79"></form>
    <address id="1db79"><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address></address><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meter id="1db79"></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listing></address>
    BL小說網 > 野人兇猛 > 第兩百四十五章 木偶的掙扎

    第兩百四十五章 木偶的掙扎

        “踏踏”

        走在空曠的筆直紅毯之上,周圍到處充斥著無數市民們的好奇目光。

        這條看似不長的道路,卻曾經有過一位位英雄與國王走在上面,或是加冕自己的王冠,或是接受帝國的盛宴,又或者是征服者的身份出現。

        他們當中有的是曾經駕馭過飛龍出現世人面前的北方之龍,有的是曾經豪邁無限的持劍勇者,更有因為放蕩嗜酒而聞名的暴君無論世人對他們的評價如何,秉性善惡如何,但有一點卻是無可置疑的。

        他們的名字都廣受世人的崇敬。

        而在勞倫斯伯爵的面前,雄偉高聳的帝國大廳此刻卻好像一頭匍匐在地面之上的遠古兇獸一樣,正恭順的低下了自己高傲的頭顱,等待著一位足可駕馭它的王者降臨,一如它當年向那些傳奇人物表示臣服一樣。

        何其的榮耀,何其的尊崇。

        這一幕,曾經無數次出現在勞倫斯伯爵的夢境當中,為此,他曾經無數次上戰場搏命、無數次的磨礪自己,嚴于律己,秉承公正與勤奮之心,只為了能夠達成那個家族世代的最高夢想,將那公爵的無上榮光加蓋在自己的頭上。

        即使時至暮年,他心中的雄心也不曾為之退卻,可當夢想當中的那一天降臨之時,在他的心中卻沒有任何的欣喜,有的只是濃濃的苦澀。

        因為他很明白,面前的這頭遠古猛獸并不是在恭迎他的降臨,而是在

        向另一個人表示臣服。

        視線,不由的轉而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斜后方。

        從表面上來看,那個名叫云安的瓦加人,即使自己身上穿著是本應該專門做的能夠襯托主君威嚴的侍者服飾。也依然能夠穿出一種干凈利落的灑脫感覺,配上那俊美無比的平靜面孔,此刻人群當中也不知有多少姑娘的目光正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

        可以說,明明應該是他的晉升儀式,可一切的光彩卻全都被那個叫做云安的家伙所籠罩了。

        “可惡啊”

        心中的不甘變得越發熾熱起來。

        而這時,就好像不經意一般。云安的眼睛看了一眼他。

        雖然不過蜻蜓點水一般的輕輕掠過,可在他的身上,被那道視線所掃過的地方卻不由的寒毛立起,就好像是被一條冰冷的毒蛇無聲的在身上爬過了一樣

        不寒而栗的恐懼。

        明明什么都不曾說,但那雙冰冷漠然的瞳孔卻仿佛在無聲地說著。

        “別給我耍什么花招”

        心中陡然之間萌生出了濃濃的恐懼,有些慌亂的轉過頭去。

        “該該死”

        雖然試圖在心中呵斥,來鼓起自己的勇氣,但勞倫斯伯爵卻深深地知道

        自己畏懼了。

        不過是一個眼神

        那個曾經膽敢在戰場之上橫沖直撞的紫荊花騎士,此刻。早已經失去了那種即使面對帝國太子也敢毫不示弱的拔劍對峙的勇氣。

        那位曾經的紫荊花騎士,早已經死了

        “梭米尼亞.迪亞諾,蒙圣靈與諸神祝福的,偉大龍薩帝國的神圣合法皇帝,人類世界的最尊貴皇帝,圣靈在人間的最虔誠信徒,圣靈教會的信仰守護者,一切洛博人的王者。尤文納國王,斯坦迪亞國王。蒙利那多公爵,安普西那公爵,西文尤爾伯爵,普魯盧斯伯爵,古尼達伯爵,多特亞男爵。最古老最神圣的圣殿騎士團團長,最榮耀的龍薩帝國皇家騎士團團長,圣靈教會大牧首的受洗教子于此晉升勞倫斯.霍布森”

        之后發生的一切,勞倫斯伯爵便像是渾渾噩噩一般,什么也都不知道了。

        等意識清醒之時。才恍然發覺自己已然站在了寬廣的帝國行政大廳當中,在身旁眾多貴族、帝國官員的陪同下,正注視著一位站在自己上方,衣著華麗無比,手里正捧著一卷長長卷軸宣讀著什么的使者。

        而其宣讀的內容,如果剔除掉那些亢長的貴族詞匯,與那長到幾乎不可能一口氣讀完的長長頭銜名稱的話,其大致意思不外乎就是,雄踞諾薩帝國西部疆土的帝國二皇子,梭米尼亞.迪亞諾以龍薩帝國皇帝的身份,正式晉升冊封勞倫斯為拜耳他行省的公爵。

        而作為冊封的賞賜,二皇子決定將拜耳他行省的貴族悉數轉封給他,令他擁有對于拜耳他帝國行省內幾乎所有貴族的合法統轄權,并許諾,將整個拜耳他行省的所有皇家領土全部冊封給他。

        可以說,整個拜耳他行省,其實就是直接被梭米尼亞.迪亞諾許諾成為了勞倫斯一個人的私有封地。

        而整個縱橫千里的拜耳他行省大小,其實絲毫不亞于很多公國甚至王國,甚至可以說勞倫斯伯爵此刻其實就是被直接加冕為王了也未嘗不可。

        而帝國皇子的要求卻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勞倫斯支持他為龍薩帝國皇帝,一起舉兵,將占據了帝國東部疆域的帝國三皇子德古斯.迪亞諾推翻,讓處于內亂當中的帝國恢復統一。

        其原因也不言而喻,無外乎就是原本位于帝國東北方向,支持三皇子的拜耳他行省當中突然冒出了勞倫斯這么一個聲稱支持二皇子的修沃爾森伯爵。

        雖然用處未必多大,但多一個貴族幫助總是好的,那位二皇子當然是借花獻佛,許諾了勞倫斯伯爵以公爵之位與一大片口頭上的疆域和封臣,畢竟拜耳他行省之內到處都是敵對貴族,這個有些莫名其妙的幫手能活幾天都不知道呢,如果他起兵失敗了,那些許諾的領土和封臣當然就不作數了,可一旦真的讓他起兵成功了,得了一個不小的幫助也是一樁好事,至于以后。自己許諾的那些事情

        反正自己還不曾是真正的龍薩帝國皇帝,先把面前的吃到嘴里再說。

        當然,因為消息的不便,那個時候的二皇子肯定不曾預想到,此刻的勞倫斯其實早已將整個拜耳他行省吞入了腹中,此刻他給的這道旨意。反而剛好給了勞倫斯可以真正吞下整個拜耳他行省的合理借口,而不只是一個其他貴族口中的“叛逆貴族領主”。

        但是,作為接受晉升的勞倫斯伯爵心中,卻只有一片涼意

        在這個他已然淪為了提線木偶的時刻,這道旨意,豈不是剛好讓那些瓦加人能夠更好的吞吃掉這處帝國行省嗎

        以那些瓦加人的能力,恐怕

        恍然之間,他仿佛看到了仿佛雄踞中土世界之巔的帝國,腳下不知何時出現了一群毒蛇。正在試圖啃噬著帝國腳下的根基,而雄偉的帝國卻好像完全渾然不覺一樣

        “不對這些瓦加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陡然之間,勞倫斯的心中猛然一驚。

        他猛然之間才發現,一直將那些瓦加人視為敵人的他,卻根本不明白這些瓦加人究竟想干什么。

        權利

        金錢

        美女

        這些世人所追逐的東西,他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和那些高大俊美的瓦加人聯系在一起。

        在他看來,這些瓦加人就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樣,那些世人大多在意的東西。他們卻都連看一眼都欠奉。

        一個不愛財,能說嚴于律己;不愛權。能說心態平和;不愛美色,也能說是品質高潔。可如果,一個人三者都不愛的話,那這就十分可怕了。

        一個什么都沒有的人,要么就是真的是個圣徒,要么就是有什么東西對他的吸引力。比那些庸俗之物還要來的巨大。

        而如果一群人都是如此

        他的腦海當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念頭

        “那些自稱瓦加人的異類,是試圖毀滅人類嗎”

        在勞倫斯伯爵額頭之處,冷汗開始緩緩地滑落。

        躲藏于世界陰影背面的異類突然有一天回歸世界,野心勃勃的試圖推翻人類統治

        這個題材。是許多吟游詩人都極為喜歡編寫的故事題材,曾經有無數的吟游詩人以此為創造題材,編寫了一個個奇幻有趣的故事,有的或許蹩腳,但也不乏讓人心潮澎湃的史詩傳奇。

        當然,作為主角,最后的結局里,人類幾乎都是理所當然的將那些異類再度驅逐,趕出了這片安詳而美麗的土地之上。

        但是當這仿佛要真實降臨的場景出現時,勞倫斯卻完全不敢奢望,人類真的能夠像那些吟游詩人的故事那樣順利。

        雖然有些猜測錯誤,但也與實際相差不遠的場景,令勞倫斯的心中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狼人,精靈、邪怪、矮人、巨人

        這些奇幻生物,在勞倫斯的心目當中,本應該都是只在老人講的故事當中才會得以傳誦的古老傳說,可是,突然之間,他卻發現這或許將要成為了真實了。

        巨大的不安籠罩在了他的心頭

        怎么辦

        怎么辦

        濃濃的不安與恐懼,讓他開始瘋狂的攪動著自己的大腦,試圖尋求解決的辦法。

        突然之間,他的視線無意之間掃到了站在自己面前,正高聲宣讀著卷軸之上旨意的使者,腦海當中頓時浮現出了一道靈光。

        “對了,那個使者”

        無論如何,使者都是要去回稟皇子命令的,如果能夠通過他,將這個拜耳他行省當中的事情偷偷告訴給使者,或許

        但就在這時,在他的視線當中,一個站在立柱旁,正無聲地注視著他的高大身影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種遠遠超過常人的身高,以及俊美的外貌,如同鶴立雞群一般的特殊氣質都顯示出了那個勞倫斯所不認識的人的身份。

        瓦加人

        而那個勞倫斯所不認識的瓦加人,卻正堂而皇之的靠在帝國執政大廳的立柱旁,用淡漠的瞳孔注視著他。

        “噗通噗通”

        心跳,仿佛加速

        那是因為發自心底的緊張與恐懼

        這時,他才再度意識到。

        他,正被瓦加人所監視。

        “尊貴的勞倫斯公爵。你可有什么要我和皇帝陛下回稟的嗎”

        突然之間,一個聲音將他驚醒。

        有些茫然地抬起頭,看著自己面前,那個看著他的眼神當中帶著濃濃敬畏,正在輕聲詢問著他的使者,勞倫斯的心中突然產生出了濃濃的荒繆。

        恐怕在這個使者的眼中。自己是一個智勇過人,能夠以一介伯爵身份就征服整個拜耳他行省的大人物吧,可實際上

        勞倫斯的嘴唇顫抖著,剛想出聲,才發現自己的喉嚨早已變得干澀到不行。

        悄無聲息的看了一眼使者的身后,看著那個靠在那根立柱之上,正用淡漠的瞳孔注視他的瓦加人,他才發現

        自己

        根本不敢開口。

        “又不要你開口,你只要悄悄地提醒一下就好了啊快點你倒是快點做些什么啊”

        心中。那仿佛殘存的騎士熱血正在瘋狂的朝著他咆哮。

        而那曾經屬于紫荊花騎士的驕傲,仿佛正在他的心底里竭力的試圖說些什么。

        可是,明明并不難的事情,勞倫斯的手腳卻好像僵硬了一樣,甚至連手指都不敢動彈一下。

        茫然之際,他的目光悄無聲息的在自己的周圍巡視著。

        在他的左手邊的,是那位拜耳他行省的帝國執政官,基諾.薩皮爾。

        這是一位能力無比杰出的帝國官員。在他的鐵腕統治之下,一群群盤踞多年的賊寇被掃除。曾經在拜耳他行省肆無忌禪的貴族們,也被生生打壓的只能蟄伏起來,是一位被認為如同鷹隼一樣可怕的人物,被認為是帝國在拜耳他行省的鷹犬。

        曾經有一年,勞倫斯與那個老者相遇之時,那種銳利的好像刀劍一樣的眼神。便瞬間讓勞倫斯知道了他為何會被稱之為鷹隼。

        但此刻,在勞倫斯的面前,這位在他印象當中眼神銳利無比的老者,此刻低眉順目的樣子,卻讓人完全難以和那個被稱之為鷹隼的人聯系在一起

        越過這位曾經的鷹隼。是一個體格強壯無比的粗獷男子。

        丹尼爾騎士,這位雖然只有區區幾個莊園的騎士,在整個拜耳他行省當中的聲名卻無比的顯赫,因為他曾經有過赤身的情況下,和一頭體重不下七八百公斤的熊搏斗的經歷。

        那是一次極為危險的經歷,能夠隨意一掌便拍碎人類頭骨的熊,和野外狩獵完后正,在一處野外天然溫泉當中洗澡的丹尼爾不期而遇

        那一次的戰斗經過誰也不清楚,只知道當滿身遍體鱗傷的丹尼爾,拖著已經被活活打歪了嘴的熊尸體走出森林之后,他便以整個拜耳他行省當中,最勇猛的騎士而聞名了。

        但此刻,那個被稱贊為最勇猛的騎士卻沉默的站在原地,一句話都沒有說。

        而如果再往其他地方看的話,便能看到一位位勞倫斯熟悉不已的人物

        他們當中,有人以智謀著稱,有人以勇猛著稱,有人以年長的威望著稱,還有人以崇高的品質著稱,但此刻

        這些在拜耳他行省廣為人知的人物,卻都只是沉默的站著,沒有一個人開口。

        勞倫斯絕不相信,遠比軟禁的他更要了解拜耳他行省局勢的他們,會沒有想到那些瓦加人的的可能目的,但是,這些身上流淌著遠古英雄們血脈的貴族們,卻都只是沉默以對

        他們,已經徹底的向那些瓦加人臣服了。

        “圣靈啊”

        心中的悲哀,開始變得越發濃烈起來。

        目光再度上揚,看向了寬廣的帝國行政大廳上方,在那里,有一行用先古洛吉薩語書寫的碩大字體

        “榮耀永恒。”

        據說,這是當年的征服者,馬文.普蘭大帝在建立騎士制度之時說的話,意為一切生命終將衰亡,唯有曾經的榮耀,能夠在浩瀚的歷史當中發出璀璨光輝。

        這句話在很多帝國行政大廳都有銘刻,以往,勞倫斯并沒有太多的感想,唯獨現在

        手,在掙扎般的顫抖著。

        良久之后,在使者開始變得有些疑惑的眼神當中,一個帶著些許顫音的聲音說道。

        “請轉告皇帝陛下”未完待續。。
        《野人兇猛》BL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xodao.com
    奔驰彩票奔驰彩票官网奔驰彩票平台奔驰彩票app奔驰彩票邀请码奔驰彩票娱乐奔驰彩票快3奔驰彩票时时彩奔驰彩票走势图奔驰彩票ios 绥化 | 贵州贵阳 | 孝感 | 普洱 | 怒江 | 淮安 | 渭南 | 毕节 | 三河 | 临猗 | 桐城 | 肥城 | 林芝 | 临夏 | 忻州 | 九江 | 咸宁 | 福建福州 | 玉环 | 梅州 | 高雄 | 金坛 | 德宏 | 毕节 | 贵港 | 朔州 | 白银 | 博尔塔拉 | 甘南 | 盘锦 | 宣城 | 日土 | 淮安 | 鹤壁 | 大庆 | 淄博 | 凉山 | 醴陵 | 中山 | 保山 | 鸡西 | 诸暨 | 张掖 | 西双版纳 | 章丘 | 三河 | 泗洪 | 云南昆明 | 济源 | 深圳 | 天长 | 楚雄 | 义乌 | 宝鸡 | 崇左 | 南阳 | 张家口 | 定西 | 株洲 | 乌兰察布 | 邹平 | 深圳 | 邳州 | 五指山 | 宜都 | 丽江 | 鄂州 | 泰安 | 雅安 | 霍邱 | 桂林 | 临汾 | 咸阳 | 长治 | 铜仁 | 绍兴 | 揭阳 | 神农架 | 惠州 | 德宏 | 黔西南 | 沛县 | 山西太原 | 定安 | 巴彦淖尔市 | 馆陶 | 海拉尔 | 株洲 | 咸阳 | 大兴安岭 | 本溪 | 辽宁沈阳 | 保定 | 北海 | 舟山 | 渭南 | 铁岭 | 朝阳 | 眉山 | 海宁 | 安顺 | 毕节 | 济源 | 保亭 | 菏泽 | 石狮 | 株洲 | 宝鸡 | 青海西宁 | 随州 | 阿拉尔 | 淮安 | 大庆 | 图木舒克 | 五指山 | 徐州 | 河源 | 佳木斯 | 晋中 | 万宁 | 运城 | 马鞍山 | 甘肃兰州 | 牡丹江 | 连云港 | 曹县 | 肥城 | 营口 | 海宁 | 青海西宁 | 大同 | 株洲 | 瑞安 | 广汉 | 乌海 | 汝州 | 鸡西 | 扬中 | 仁寿 | 平潭 | 丽江 | 桓台 | 湘潭 | 巢湖 | 惠东 | 天水 | 淮安 | 辽源 | 钦州 | 三河 | 咸阳 | 黔东南 | 石狮 | 锦州 | 赤峰 | 深圳 | 湖南长沙 | 江西南昌 | 吉安 | 德阳 | 渭南 | 赵县 | 陕西西安 | 日照 | 铜陵 | 滨州 | 青州 | 百色 | 珠海 | 宝应县 | 廊坊 | 运城 | 赵县 | 鄂尔多斯 | 淮南 | 青海西宁 | 青州 | 大理 | 广元 | 四川成都 | 长兴 | 池州 | 仙桃 | 乳山 | 牡丹江 | 甘南 | 张家口 | 郴州 | 安吉 | 永康 | 垦利 | 内江 | 临猗 | 济源 | 伊春 | 昌吉 | 邢台 | 吉林 | 吴忠 | 达州 | 启东 | 白城 | 常州 | 海拉尔 | 台北 | 辽宁沈阳 | 毕节 | 日照 | 鹤壁 | 滨州 | 澄迈 | 辽阳 | 吐鲁番 | 晋江 | 连云港 | 广汉 | 博尔塔拉 | 榆林 | 江西南昌 | 忻州 | 黔南 | 焦作 | 钦州 | 海宁 | 日喀则 | 宣城 | 海西 | 甘南 | 淄博 | 福建福州 | 乌兰察布 | 永新 | 盘锦 | 内江 | 鄂州 | 丽江 | 诸暨 | 绵阳 | 红河 | 攀枝花 | 新泰 | 嘉善 | 阳春 | 库尔勒 | 常州 | 岳阳 | 六安 | 曲靖 | 克拉玛依 | 诸城 | 沭阳 | 常德 | 安阳 | 漯河 | 宜昌 | 佛山 | 安吉 | 铜川 | 恩施 | 金昌 | 茂名 | 定西 | 威海 | 海宁 | 白城 | 安阳 | 曲靖 | 荆门 | 张家口 | 林芝 | 乐山 | 昭通 | 阿拉尔 | 仁寿 | 七台河 | 武安 | 东台 | 宁波 | 四川成都 | 天水 | 延安 | 白银 | 惠州 | 邢台 | 改则 | 宜昌 | 金坛 | 迁安市 | 莆田 | 德州 | 南安 | 衢州 | 白城 | 镇江 | 忻州 | 襄阳 | 大理 | 台州 | 德阳 | 新沂 | 黔东南 | 九江 | 营口 | 广安 | 滁州 | 云浮 | 广安 | 慈溪 | 邹平 | 潜江 | 枣阳 | 林芝 | 兴化 | 吐鲁番 | 济宁 | 神木 | 巴彦淖尔市 | 大兴安岭 | 陇南 | 昌吉 | 宜昌 | 沧州 | 五家渠 | 新乡 | 鄂尔多斯 | 张北 | 兴安盟 | 咸宁 | 绵阳 | 赤峰 | 三亚 | 内江 | 蓬莱 | 新余 | 燕郊 | 德州 | 包头 | 绥化 | 温岭 | 汉川 | 陕西西安 | 广安 | 巴彦淖尔市 | 白山 | 昌都 | 德清 | 迁安市 | 衡水 | 南通 | 陵水 | 海西 | 平潭 | 哈密 | 阜阳 | 毕节 | 黄冈 | 天长 | 顺德 | 十堰 | 百色 | 汉中 | 廊坊 | 无锡 | 唐山 | 日土 | 垦利 | 宝鸡 | 大理 | 白银 | 山东青岛 | 巴音郭楞 | 松原 | 东阳 | 徐州 | 桐城 | 湛江 | 阿坝 | 莱州 | 日土 | 安顺 | 上饶 | 安阳 | 德清 | 黄石 | 文山 | 扬州 | 庆阳 | 屯昌 | 定西 | 海拉尔 | 昌都 | 吉安 | 青州 | 厦门 | 乌海 | 朔州 | 漯河 | 荆门 | 吉安 | 台南 | 齐齐哈尔 | 衡水 | 大理 | 迁安市 | 辽源 | 改则 | 天长 | 福建福州 | 海拉尔 | 宁波 | 文昌 | 清徐 | 海西 | 包头 | 靖江 | 济宁 | 宜春 | 广饶 | 绵阳 | 广安 | 武威 | 鄢陵 | 孝感 | 益阳 | 天水 | 邵阳 | 钦州 | 漯河 | 黄山 | 邢台 | 来宾 | 温州 | 安庆 | 潮州 | 云浮 | 东莞 | 昌吉 | 黄南 | 义乌 | 桐乡 | 神农架 | 慈溪 | 承德 | 象山 | 朝阳 | 醴陵 | 阜新 | 陕西西安 | 枣庄 | 资阳 | 玉林 | 榆林 | 黑河 | 淮南 | 玉环 | 商丘 | 阜新 | 东莞 | 衢州 | 大兴安岭 | 青海西宁 | 信阳 | 江门 | 洛阳 | 澳门澳门 | 南通 | 喀什 | 临沂 | 平凉 | 永康 | 抚顺 | 赣州 | 酒泉 | 阿拉尔 | 株洲 | 永州 | 达州 | 湘西 | 公主岭 | 启东 | 泗阳 | 启东 | 常德 | 承德 | 阜新 | 长治 | 运城 | 西藏拉萨 | 山西太原 | 儋州 | 秦皇岛 | 阳江 | 临沧 | 德阳 | 寿光 | 雄安新区 | 巴中 | 如东 | 汉川 | 驻马店 | 攀枝花 | 云南昆明 | 阿拉尔 | 丹阳 | 商丘 | 江西南昌 | 绵阳 | 辽宁沈阳 | 杞县 | 喀什 | 吉林长春 | 江苏苏州 | 陕西西安 | 清徐 | 萍乡 | 章丘 | 邵阳 | 赤峰 | 玉树 | 安徽合肥 | 三沙 | 莱州 | 平凉 | 吉林 | 四平 | 漯河 | 滕州 | 伊犁 | 文昌 | 滁州 | 中山 | 南安 | 中卫 | 东台 | 肥城 | 济南 | 孝感 | 北海 | 黔南 | 阿里 | 晋江 | 德州 | 鹤岗 | 鹤壁 | 台北 | 定安 | 阜阳 | 玉溪 | 澄迈 | 三河 | 龙岩 | 泉州 | 吴忠 | 石河子 | 乌兰察布 | 乐平 | 白沙 | 鄢陵 | 汝州 | 章丘 | 福建福州 | 大庆 | 佳木斯 | 白沙 | 崇左 | 鸡西 | 大庆 | 鄢陵 | 朝阳 | 承德 | 海拉尔 | 克拉玛依 | 塔城 | 安阳 | 南安 | 库尔勒 | 揭阳 | 深圳 | 东台 | 晋中 | 丽水 | 曲靖 | 新乡 | 大兴安岭 | 阿拉善盟 | 葫芦岛 | 荆州 | 台北 | 辽宁沈阳 | 黄南 | 石嘴山 | 宜昌 | 灌南 | 临汾 | 临汾 | 灌南 | 南通 | 三亚 | 项城 | 海东 | 聊城 | 丹阳 | 吉林 | 大庆 | 三沙 | 三明 | 海西 | 定安 | 泸州 | 广饶 | 单县 | 雄安新区 | 邯郸 | 松原 | 邹平 | 红河 | 高密 | 牡丹江 | 海宁 | 莒县 | 吴忠 | 仁怀 | 济源 | 赵县 | 四平 | 抚顺 | 商洛 | 宜宾 | 潍坊 | 亳州 | 山西太原 | 岳阳 | 中卫 | 朝阳 | 巢湖 | 陵水 | 丹阳 | 湖州 | 基隆 | 广饶 | 宜宾 | 潍坊 | 邢台 | 阿里 | 上饶 | 东台 | 新乡 | 楚雄 | 日土 | 屯昌 | 张北 | 鸡西 | 池州 | 公主岭 | 白城 | 兴化 | 巴彦淖尔市 | 广元 | 安吉 | 库尔勒 | 江西南昌 | 张家界 | 襄阳 | 石嘴山 | 承德 | 徐州 | 襄阳 | 五家渠 | 马鞍山 | 乐清 | 文昌 | 东阳 | 靖江 | 淮北 | 怒江 | 黔东南 | 南京 | 姜堰 | 湘潭 | 福建福州 | 惠东 | 海拉尔 | 辽宁沈阳 | 恩施 | 台湾台湾 | 海南海口 | 邹城 | 保山 | 临猗 | 阳泉 | 南充 | 新沂 | 仁怀 | 怀化 | 邵阳 | 余姚 | 兴化 | 天水 | 聊城 | 惠州 | 大庆 | 洛阳 | 邹平 | 潮州 | 河北石家庄 | 海安 | 寿光 | 张北 | 定西 | 鸡西 | 大庆 | 吴忠 | 六安 | 南京 | 江门 | 宿迁 | 汉中 | 大兴安岭 | 澳门澳门 | 正定 | 青海西宁 | 宜昌 | 张北 | 赵县 | 朔州 | 宜宾 | 宝应县 | 馆陶 | 屯昌 | 莱芜 | 泰兴 | 毕节 | 蚌埠 | 许昌 | 台南 | 玉环 | 巴音郭楞 | 枣阳 | 咸宁 | 绍兴 | 澳门澳门 | 安徽合肥 | 东营 | 乌兰察布 | 邹平 | 简阳 | 广汉 | 马鞍山 | 泰州 | 张掖 | 象山 | 惠东 | 丹东 | 绵阳 | 天水 | 咸宁 | 商丘 | 任丘 | 保定 | 固原 | 新泰 | 澳门澳门 | 和田 | 张掖 | 库尔勒 | 黄石 | 文山 | 潜江 | 三明 | 乐平 | 攀枝花 | 仁怀 | 贵州贵阳 | 博罗 | 贵港 | 武安 | 毕节 | 基隆 | 改则 | 周口 | 漯河 | 宝应县 | 潍坊 | 汉川 | 泉州 | 南阳 | 阿拉尔 | 海南 | 普洱 | 如东 | 黑河 | 普洱 | 锦州 | 漳州 | 曲靖 | 荆州 | 燕郊 | 阳江 | 辽源 | 蚌埠 | 丹东 | 南充 | 潜江 | 陵水 | 塔城 | 玉溪 | 潍坊 | 任丘 | 咸阳 | 楚雄 | 济南 | 张掖 | 阿坝 | 汉川 | 通辽 | 海东 | 德阳 | 怒江 | 辽宁沈阳 | 兴安盟 | 台南 | 昌吉 | 阿勒泰 | 安吉 | 五指山 | 哈密 | 芜湖 | 南阳 | 芜湖 | 海南 | 商洛 | 黔东南 | 石河子 | 日照 | 阿拉尔 | 昆山 | 临沧 | 海安 | 永康 | 澳门澳门 | 濮阳 | 阿勒泰 | 四平 | 东台 | 保定 | 衢州 | 三河 | 定州 | 汉中 | 漯河 | 青海西宁 | 鸡西 | 仁怀 | 燕郊 | 莱芜 | 偃师 | 迁安市 | 大兴安岭 | 吉安 | 宿迁 | 燕郊 | 铜陵 | 三明 | 锦州 | 大连 | 海拉尔 | 简阳 | 三河 | 防城港 | 图木舒克 | 和县 | 福建福州 | 陇南 | 天水 | 明港 | 阿勒泰 | 广汉 | 安康 | 诸暨 | 宝应县 | 上饶 | 包头 | 巴彦淖尔市 | 德州 | 泉州 | 河南郑州 | 通化 | 哈密 | 图木舒克 | 日喀则 | 禹州 | 新沂 | 河源 | 松原 | 武夷山 | 临汾 | 河池 | 台湾台湾 | 海宁 | 郴州 | 晋城 | 乐清 | 濮阳 | 开封 | 绵阳 | 龙岩 | 海安 | 宣城 | 昆山 | 苍南 | 广元 | 阿勒泰 | 新余 | 株洲 | 金昌 | 巴彦淖尔市 | 清徐 | 新沂 | 松原 | 益阳 | 肥城 | 中卫 | 沧州 | 潜江 | 哈密 | 阿勒泰 | 章丘 | 东营 | 泸州 | 赣州 | 宿迁 | 云浮 | 铜川 | 吉林 | 威海 | 辽阳 | 香港香港 | 怒江 | 阳江 | 喀什 | 忻州 | 云浮 | 随州 | 武夷山 | 天门 | 景德镇 | 赤峰 | 铜陵 | 湖州 | 宜都 | 宝应县 | 武安 | 蓬莱 | 陕西西安 | 株洲 | 海西 | 玉林 | 自贡 | 醴陵 | 兴化 | 新沂 | 徐州 | 阳春 | 信阳 | 德州 | 海拉尔 | 张家界 | 抚州 | 临沧 | 六盘水 | 青州 | 辽阳 | 江门 | 曲靖 | 吉林 | 张家界 | 乐清 | 临猗 | 威海 | 沧州 | 宁波 | 东莞 | 基隆 | 鸡西 | 临汾 | 阜新 | 信阳 | 滕州 | 清徐 | 抚顺 | 枣庄 | 信阳 | 锦州 | 常德 | 阿坝 | 四平 | 宿迁 | 乐山 | 诸城 | 百色 | 广西南宁 | 吴忠 | 启东 | 库尔勒 | 海拉尔 | 陇南 | 赵县 | 咸宁 | 仁寿 | 黄山 | 张掖 | 清远 | 甘肃兰州 | 溧阳 | 朔州 | 山东青岛 | 嘉峪关 | 嘉善 | 宝应县 | 沛县 | 滕州 | 遂宁 | 荆门 | 吉安 | 马鞍山 | 岳阳 | 赵县 | 大理 | 宿州 | 张家口 | 金坛 | 新泰 | 商洛 | 巴中 | 巴彦淖尔市 | 宜都 | 淄博 | 塔城 | 禹州 | 石狮 | 安阳 | 锡林郭勒 | 高密 | 凉山 | 温州 | 黄南 | 咸宁 | 黄南 | 五家渠 | 西双版纳 | 黔南 | 湖北武汉 | 改则 | 德阳 | 鹤岗 | 承德 | 铜川 | 潮州 | 菏泽 | 武夷山 | 晋江 | 燕郊 | 临汾 | 瓦房店 | 儋州 | 安岳 | 乐清 | 克拉玛依 | 图木舒克 | 广西南宁 | 七台河 | 包头 | 沛县 | 高密 | 五指山 | 大庆 | 湘西 | 漯河 | 台湾台湾 | 台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