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db79"></strike>

<em id="1db79"></em>
<noframes id="1db79">
<address id="1db79"></address>
<sub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sub>
<em id="1db79"><form id="1db79"></form></em>
<listing id="1db79"></listing>

    <form id="1db79"></form>
    <address id="1db79"><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address></address><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meter id="1db79"></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 id="1db79"></listing></listing></address>
    BL小說網 > 野人兇猛 > 第九十章 咆哮

    第九十章 咆哮

        “他們居然去了死者國度?”

        清冷的聲音有些驚愕。

        “不,那里并非冥土,只是在死者國度與人間現世的夾縫當中……遠古時代,那場生者與亡者之戰的最大遺留物之一,那處為千百萬億兆永遠不得解脫的亡魂所徘徊的古戰場里面。”

        在說到了那處古戰場之時,高傲的聲音,首次露出自信之意。

        “他們不可能從那里找到通往此處的通道的,古戰場,便已經是他們的終點了。”

        高傲的聲音斷言道。

        “我覺得,或許他們能創造奇跡也說不定。”

        清冷的聲音從驚愕當中恢復過來,再度開口道。

        “是嗎?”

        一個不置可否的聲音傳來。

        ……

        “小心!”

        在顧白的急切聲音當中,在杰米王子的驚愕目光中,那柄短刀向杰米王子急速刺來。

        杰米王子雖然也算有所練習武藝,但是,也只不過是尋常而已,又怎么可能能夠應對這種突襲呢。

        此刻,杰米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個繃帶人那雙空洞眼睛當中每一個細節。

        死寂,蒼白的瞳孔擴散著,毫無生氣。

        這是一雙讓人不寒而栗的眼睛。

        是只要看一眼,就能感受到什么叫做死亡氣息的眼睛。

        “加入我等吧……”

        這一刻,看著幾乎近在咫尺的繃帶人那雙死寂的蒼白瞳孔,杰米王子仿佛聽到了它的無聲喃喃。

        那是來自逝去死者的低語……

        “滾開!”

        眼看那柄短刀即將刺向杰米王子的胸口時,突然,一聲怒吼從杰米身后傳來。

        隨即,從杰米王子身邊忽然刮過一陣風,一個身影從杰米身邊一閃而過。

        “鏘!”

        一聲清脆的撞擊之聲響起。

        顧白用手中的長劍架住了眼前繃帶人手中的短刃。

        “又是你這家伙!”

        顧白聲音帶著些許的怒氣,眼睛死死地直視著面前的繃帶人。

        他對于這個家伙的印象可謂極為深刻,占了自己的“蟬鳴弓”不說,還當著他的面,將帕特里克射殺。

        雖然這件事情,拉西亞并沒有怪他,但看著拉西亞在會議上的沉默樣子,顧白知道,他心里其實并不好受。

        如今,又是幾乎一樣的手法,又是一次暗襲,幾乎就險些又要讓這個繃帶人得手了。

        “不可饒恕!”

        面對顧白的憤怒,繃帶人死寂的眼睛依舊空洞。

        回應他的,只有繃帶人轉動手中短刃,對著他揮出的一記削撩。

        但顧白又豈會被這種手段所傷害,他微微側身,隨即反手一擊,逼得繃帶人不得不退。

        “霹靂乓啷……”

        未等杰米王子從驚愕當中恢復過來,在他眼前,兩人兔起鶻落,手上不停,激斗不休。

        不過短短的眨眼之間,兩人已經攻守不下十幾招了。

        其疾如雷,迅猛如風。

        只不過,任何都可以看出,完全就是顧白徹底壓制了那個繃帶人,將它壓著打,繃帶人所能做的,不過勉力支撐而已。

        “茲拉……”

        憑借自己的武藝和敏銳判斷,從中窺見一絲破綻的顧白,沒有放過機會,隨即一劍砍在繃帶人的腹部。

        繃帶人腹部緊緊纏繞著的繃帶被劃破,散開的白色繃帶飛舞著……

        什么也沒有。

        當繃帶人腹部繃帶散亂開時,顧白愕然發現,在那被繃帶緊緊纏繞的腹部里面,竟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就好像與他戰斗的,只有一堆繃帶一樣。

        繃帶人的死白眼睛看著他,眼神當中只有無盡的漠然。

        而隨著原本被緊緊纏住白色繃帶的斷裂,纏繞在繃帶人身上的白色繃帶,飛快的脫落、散逸開,露出其內部空空如也的本質。

        什么都沒有。

        當白色的繃帶飄揚著墜地時,顧白依然無法置信,剛剛自己面對的,居然只是一團繃帶。

        ……

        “他……他死了嗎?”

        直到這時,顧白身后的杰米王子才反應過來,他結結巴巴道。

        顧白手中的劍沒有松開,依然緊緊握著,眼睛不斷地掃視著周圍。

        “我不知道。”

        顧白隨口道。

        上次,他已經見識了這個繃帶人的太多詭異能力了,所以,他實在是不確定,剛剛的繃帶人,是否真的已經死了。

        他再次握緊了手中的長劍,警惕著周圍的一切。

        突然,就在顧白的注視下,在他面前,一只被繃帶所纏繞著的手,突然從白骨構成的大地當中伸出……

        注視著眼前緩緩從枯骨大地當中的繃帶人,顧白冷笑著。

        “哼,就算再怎么詭異,你也終究沒法和我正面對抗。”

        對此,顧白很自信。

        就在剛剛的試探當中,顧白已經確認了,這個繃帶人,其實真正的戰斗力并不強,至少,他在普通npc當中或許堪稱厲害,但在顧白面前……

        “不過爾爾。”

        顧白在心中對這個繃帶人下了這么一個定義。

        眼前的繃帶人站在原地上,空洞的眼神注視著眼前的顧白,似乎也知道自己打不過顧白,他好像沒有打算再次攻擊。

        就在顧白以為他選擇了退讓之時,突然,在他面前,繃帶人突然做出了一個很奇怪的舉動。

        ……

        它突然站在骨丘之上,將頭仰起,望著猩紅的天空,無聲的張著口。

        “它在呼喊!”

        顧白看著眼前的繃帶人,突然,他有了這么一種感覺。

        雖然無聲,但顧白就是能明白,眼前的這個繃帶人正在呼喊著什么。

        無聲的呼喊……

        然后,天變了。

        不是形容,而是真的天變了。

        猩紅的天空,突然開始變得陰郁下來。

        看著眼前正在無聲呼喊著什么的繃帶人,顧白本能地感到了不對勁。

        或者說,任何一個眼睛正常的人,都能感覺到不對勁吧。

        顧白突然下意識地想離開這里。

        但是,此刻又能去哪呢?

        在皇天后土再給他發消息之前,他可是不知道怎么離開這個鬼地方。

        眼睛下意識地朝左下角一瞥。

        沒有動靜。

        “你丫的就不能再快一點嗎?”

        顧白心里暗罵道。

        也不知道為什么,顧白就是感到了濃濃的危險感。

        這種感覺,是他幾乎從未有過的。

        而就在此時,在一片陰云所遮蔽的猩紅天空當中,一輪蒼白的月亮,悄然出現。

        一般,月亮是白色的沒錯,但這輪月亮卻讓顧白感到,白的很詭異。

        不是那種靜逸的潔白,而是更像森森白骨的那種慘白。

        猩紅的天空,昏暗的大地,慘白的月亮,還有那無聲呼喊著的繃帶人……

        一切的場景都太過詭異了,詭異的讓顧白心里的不安感覺不斷上升。

        然后……

        “嘎啦……”

        一聲輕響,在顧白的驚訝眼神當中,只見另一旁,一只被繃帶所緊緊纏繞的手,抓著枯骨大地,正試圖爬出來……

        而在他眼前,那個繃帶人仍在無聲的呼喊著。

        “不止一個……”

        顧白喃喃著。

        他突然想起了,在魔鏡被毀的時候,他分明看到在納克遜人營盤當中,還有一個黑袍人……

        看著那個已經爬出一半,無論從樣子還是什么的,都與之前那個繃帶人完全一樣的繃帶人,顧白突然明白了不安感從何而來。

        因為就好像是突然開啟了什么開關一樣,一聲聲的輕響傳入他的耳中。

        顧白的眼睛不斷看著,在他的視線之內,一只只被繃帶緊緊纏繞的手,伸出地面,一個個繃帶人正試圖爬出地面。

        十個?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

        到底有多少,顧白也不知道了。

        他只知道,自己那個能夠瞬間點清數以萬計個事物的大腦,已經無法數清自己面前有多少個繃帶人了。

        從他的腳下,到地平線,到處都有繃帶人出現,到處都有繃帶人爬出地面。

        無窮無盡……無窮無盡……

        ……

        “混蛋!還沒算出來嗎???”

        顧白隨即又發了一條虛擬信息過去,但是,皇天后土那里,依然沒有回應。

        “顧白統領……我們現在是……”

        突然,從顧白身后,杰米王子那不知所措地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即使是容易思考回路走偏的杰米王子,此刻也知道了不對勁,所以,他罕有的聲音里帶上了些許緊張。

        “放心吧,我會保護好你的。”

        顧白沒有回頭,只是寬慰他道。

        聞言,杰米王子臉上隨即露出了安心之色。

        “那我就放心了。”

        可以說,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杰米王子才算得上是顧白的鐵桿粉絲。

        因為,與那些狂熱的士兵不同,那些士兵還會用正常頭腦想一想,顧白到底承受極限在哪里,但杰米王子是真的不會去考慮這問題。

        在他看來,顧白很強,繃帶人很弱,無數個很弱的繃帶人=很弱=不如很強的顧白。

        但是,顧白那沒有回頭的臉上,卻正露出苦笑。

        “放心?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放心。”

        看著面前幾乎無窮無盡的繃帶人,顧白無奈的喃喃著。

        顧白確實很強,但他并不至于強的沒道理,縱然有著聯邦人類的超強身體素質,還有已經登峰造極的武藝,他也只是一個**凡胎的凡人而已。

        再強,他也不可能真的以一敵萬。

        或者說,一般情況下,他可以靠著戰馬,沖垮數量不足千人的敵軍,在萬人戰場當中勉強保持縱橫馳騁,但在這數量已經逼近無窮無盡的對手面前,他所能做的,也只是試試自己還能撐下多少秒而已。

        ……

        “嘀嘀嘀……”

        突然,在顧白右下角,顯示有一個虛擬信件。

        “終于到了!”

        顧白心里一喜,飛快的點開一看。

        “咳咳,經過我們的推演,貌似其實前往鏡中世界的通道,就在你們最開始站的地方的腳下,而且,因為是空間薄弱地點,所以,只要試著把劍插進去之類的,就能形成一個傳送通道……吧。”

        “總算是知道該怎么辦了。”

        顧白長舒了一口氣,但隨即,他又遲疑了一下。

        “只要靠劍插進去,就能形成一個傳送通道,是不是太詭異了點吧。”

        顧白表示,他所學的所有空間物理知識,此刻都被徹底顛覆了。

        但是,瞟了一眼身后那群即將沖上來的繃帶人……

        于是,深感情況危急的顧白,決定還是先把那些復雜的數學公式與物理理論構成的空間科學知識拋一邊去吧。

        然后,他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深深地插入腳下的大地當中。

        “嗆啷……”

        一聲輕響。

        在顧白腳下,被劍身所插入的地方,突然有一個深不見底的空間通道迅速擴散開。

        這個通道迅速擴大成一個堪堪足夠一人通行的大小,然后漸漸穩定了下來。

        “成功了!”

        顧白驚喜著,他一把拉住身后的杰米王子,正欲和杰米王子一起跳入其中。

        突然,又是一個虛擬消息傳來。

        “不過,為了保證能有一個穩定的方式把你們送回來,你們必須有一人在這個現世與冥土的夾縫世界當中留下了,好提供一個坐標,不然,我們沒法把你們送回來。”

        錯愕的看著這個虛擬消息,顧白沉默了一下。

        “顧白統領,這是……”

        看著眼前的空間通道,從沒見過這類東西、甚至完全沒有空間傳送這類概念的杰米王子,疑惑的聲音傳來。

        顧白看了他一眼,突然嘆息著,搖了搖頭。

        “誰留下,那還用說嗎?”

        他隨即一把把手中的長劍,表情嚴肅的遞到杰米王子手中。

        “拿好。”

        在杰米王子不知所措的眼神當中,顧白補充道。

        “圣劍——彌爾薩亞。”

        聞言,杰米王子趕忙把長劍一把摟住,一副唯恐掉落的緊張神情。

        看著眼前杰米王子略顯滑稽的樣子,顧白不由一樂。

        然后,他深深地看了杰米王子一眼,開口道。

        “別讓我失望。”

        然后,隨即一腳把還處于迷茫當中的杰米王子,踹向空間通道當中。

        ……

        轉過身,隨手撿起身旁一柄已經被腐蝕了形狀與箭鋒的長劍。

        顧白看著周圍無窮無盡,正圍在他身旁,對著他虎視眈眈的繃帶人。

        它們的眼神空洞,沉默著,只是包圍著顧白,而沒有主動攻擊。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

        “好吧,就讓我看看,我到底能撐多久吧。”,

        顧白把劍一撩,做出防守的姿態,突然對著面前數量鋪天蓋地、幾乎無窮無盡多的繃帶人咆哮道。

        “來吧!就讓我看看你們有多少本事!!!”

        咆哮之聲傳遍荒野。
        《野人兇猛》BL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xodao.com
    奔驰彩票奔驰彩票官网奔驰彩票平台奔驰彩票app奔驰彩票邀请码奔驰彩票娱乐奔驰彩票快3奔驰彩票时时彩奔驰彩票走势图奔驰彩票ios 杞县 | 青州 | 甘孜 | 伊犁 | 宝鸡 | 宝应县 | 铜川 | 南安 | 清远 | 福建福州 | 双鸭山 | 潜江 | 长兴 | 永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营口 | 曹县 | 阳江 | 兴安盟 | 海安 | 辽源 | 鹰潭 | 德宏 | 佳木斯 | 河源 | 克孜勒苏 | 乌兰察布 | 兴安盟 | 高密 | 垦利 | 东莞 | 铜陵 | 铜陵 | 宣城 | 九江 | 东阳 | 屯昌 | 泉州 | 攀枝花 | 咸阳 | 淄博 | 新泰 | 那曲 | 襄阳 | 仁怀 | 淮南 | 淮安 | 三河 | 涿州 | 连云港 | 牡丹江 | 醴陵 | 陵水 | 鹤壁 | 那曲 | 河源 | 孝感 | 盐城 | 台南 | 吉安 | 宜春 | 丹东 | 九江 | 金昌 | 巴音郭楞 | 宿州 | 阿拉善盟 | 漯河 | 福建福州 | 吉林 | 永新 | 濮阳 | 图木舒克 | 湖州 | 湖南长沙 | 随州 | 定州 | 湖州 | 九江 | 贵州贵阳 | 兴安盟 | 百色 | 资阳 | 玉树 | 大理 | 乐山 | 秦皇岛 | 铜陵 | 五家渠 | 安庆 | 鄂尔多斯 | 甘肃兰州 | 单县 | 单县 | 吉林长春 | 姜堰 | 吉林 | 定西 | 德州 | 蓬莱 | 东营 | 延安 | 赣州 | 松原 | 平潭 | 赤峰 | 仁怀 | 齐齐哈尔 | 三明 | 台中 | 黄南 | 长垣 | 海南海口 | 忻州 | 莒县 | 自贡 | 潜江 | 济南 | 仙桃 | 汝州 | 广饶 | 吉林长春 | 德清 | 阳春 | 咸宁 | 临海 | 定安 | 海宁 | 阳泉 | 醴陵 | 安康 | 海安 | 玉树 | 晋江 | 肇庆 | 黄石 | 和县 | 扬中 | 嘉兴 | 鹤岗 | 南安 | 博尔塔拉 | 宜昌 | 商洛 | 大庆 | 基隆 | 沧州 | 溧阳 | 温州 | 喀什 | 河南郑州 | 屯昌 | 滁州 | 廊坊 | 荆门 | 吐鲁番 | 黔东南 | 河南郑州 | 滨州 | 临沂 | 渭南 | 三沙 | 盘锦 | 博尔塔拉 | 南通 | 大连 | 南阳 | 海宁 | 万宁 | 昆山 | 伊春 | 乐平 | 泰兴 | 瓦房店 | 湖南长沙 | 滕州 | 达州 | 偃师 | 邹平 | 潍坊 | 嘉善 | 新乡 | 牡丹江 | 曲靖 | 永州 | 河源 | 广元 | 定安 | 山南 | 怀化 | 大兴安岭 | 长兴 | 西双版纳 | 保山 | 庆阳 | 香港香港 | 仙桃 | 江西南昌 | 陵水 | 鸡西 | 潜江 | 灌云 | 五家渠 | 景德镇 | 常州 | 安徽合肥 | 塔城 | 启东 | 邹平 | 自贡 | 果洛 | 泗阳 | 信阳 | 包头 | 包头 | 葫芦岛 | 汝州 | 扬中 | 绥化 | 漳州 | 辽宁沈阳 | 阳江 | 吐鲁番 | 天水 | 大庆 | 云南昆明 | 陕西西安 | 清远 | 顺德 | 辽源 | 张掖 | 雅安 | 内江 | 葫芦岛 | 赤峰 | 鸡西 | 南平 | 曲靖 | 黑河 | 泰州 | 云南昆明 | 儋州 | 烟台 | 汉川 | 邢台 | 台南 | 吉林长春 | 来宾 | 许昌 | 吉安 | 邵阳 | 阿克苏 | 大理 | 通辽 | 安庆 | 渭南 | 云浮 | 温州 | 兴安盟 | 石嘴山 | 牡丹江 | 丹阳 | 烟台 | 大同 | 陵水 | 呼伦贝尔 | 昌吉 | 崇左 | 云南昆明 | 明港 | 嘉善 | 芜湖 | 莆田 | 安岳 | 桐乡 | 龙岩 | 大理 | 泗洪 | 铜仁 | 如皋 | 明港 | 舟山 | 临汾 | 咸阳 | 台中 | 朝阳 | 潜江 | 鸡西 | 巴彦淖尔市 | 唐山 | 宜都 | 大庆 | 黄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昭通 | 邵阳 | 庆阳 | 白城 | 株洲 | 项城 | 周口 | 温州 | 亳州 | 临沧 | 宿迁 | 宁夏银川 | 达州 | 包头 | 辽源 | 云南昆明 | 鄢陵 | 汝州 | 任丘 | 泸州 | 醴陵 | 玉溪 | 江苏苏州 | 佳木斯 | 泰兴 | 神木 | 莱州 | 图木舒克 | 黄山 | 荆门 | 万宁 | 商洛 | 江苏苏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许昌 | 霍邱 | 象山 | 恩施 | 忻州 | 随州 | 博尔塔拉 | 江西南昌 | 汕头 | 济南 | 东海 | 柳州 | 乐平 | 邢台 | 长葛 | 保定 | 库尔勒 | 云南昆明 | 九江 | 遵义 | 神木 | 黔南 | 库尔勒 | 温岭 | 大同 | 阿里 | 四平 | 阿里 | 沛县 | 崇左 | 东营 | 黑河 | 阿拉尔 | 吉安 | 寿光 | 大理 | 周口 | 荆门 | 长治 | 扬中 | 临汾 | 和县 | 黔南 | 江门 | 瑞安 | 九江 | 南安 | 邹城 | 宣城 | 宜都 | 塔城 | 绥化 | 桐乡 | 清远 | 定安 | 琼海 | 长兴 | 芜湖 | 塔城 | 高密 | 那曲 | 攀枝花 | 莱州 | 晋中 | 阳春 | 日土 | 防城港 | 南阳 | 本溪 | 晋城 | 惠州 | 内江 | 遂宁 | 黔东南 | 平潭 | 项城 | 大丰 | 大丰 | 上饶 | 大理 | 象山 | 克孜勒苏 | 汉川 | 台北 | 齐齐哈尔 | 大理 | 烟台 | 琼海 | 新余 | 巴彦淖尔市 | 龙口 | 营口 | 承德 | 淮南 | 天水 | 临海 | 黔东南 | 白银 | 芜湖 | 泰州 | 铜陵 | 江门 | 文昌 | 双鸭山 | 塔城 | 克拉玛依 | 吉林 | 荆门 | 南安 | 章丘 | 大庆 | 大同 | 靖江 | 黑河 | 项城 | 淮北 | 宿迁 | 德州 | 潍坊 | 新乡 | 丹阳 | 永州 | 咸阳 | 咸宁 | 东方 | 巢湖 | 泗洪 | 梅州 | 扬中 | 梅州 | 枣庄 | 邯郸 | 阿拉善盟 | 兴化 | 黔南 | 延边 | 无锡 | 贵州贵阳 | 三沙 | 铁岭 | 中山 | 香港香港 | 安顺 | 芜湖 | 曲靖 | 台山 | 龙口 | 海北 | 黔西南 | 馆陶 | 抚州 | 宜昌 | 河北石家庄 | 黄山 | 宝鸡 | 伊犁 | 张北 | 湖北武汉 | 林芝 | 台南 | 定安 | 鹰潭 | 瓦房店 | 肇庆 | 临沧 | 武威 | 巴音郭楞 | 鹤壁 | 海丰 | 汝州 | 来宾 | 无锡 | 宜昌 | 日土 | 南平 | 晋江 | 延安 | 乌海 | 菏泽 | 盘锦 | 丽水 | 金华 | 顺德 | 晋中 | 乳山 | 屯昌 | 张家界 | 安岳 | 安岳 | 克孜勒苏 | 莱芜 | 烟台 | 兴安盟 | 大兴安岭 | 武安 | 吴忠 | 铁岭 | 白山 | 台北 | 乌海 | 大庆 | 天水 | 沭阳 | 丽江 | 平潭 | 芜湖 | 邹城 | 马鞍山 | 白城 | 海东 | 韶关 | 荣成 | 佛山 | 遵义 | 汕尾 | 建湖 | 沛县 | 酒泉 | 临汾 | 滕州 | 新余 | 赤峰 | 永新 | 十堰 | 西藏拉萨 | 哈密 | 许昌 | 平潭 | 定安 | 焦作 | 宜昌 | 张家界 | 开封 | 哈密 | 阜新 | 吴忠 | 乌兰察布 | 万宁 | 神木 | 南通 | 乳山 | 兴安盟 | 招远 | 吕梁 | 宜宾 | 万宁 | 枣阳 | 如东 | 清徐 | 三沙 | 汉中 | 德宏 | 诸暨 | 眉山 | 秦皇岛 | 宜昌 | 咸宁 | 雄安新区 | 安庆 | 潮州 | 惠州 | 淄博 | 涿州 | 博罗 | 来宾 | 宣城 | 毕节 | 枣阳 | 宜昌 | 垦利 | 平顶山 | 东海 | 喀什 | 兴化 | 大庆 | 梧州 | 澄迈 | 盘锦 | 高雄 | 济源 | 临夏 | 阜阳 | 孝感 | 屯昌 | 南安 | 北海 | 榆林 | 临沂 | 山南 | 中山 | 晋城 | 温岭 | 沭阳 | 宁波 | 启东 | 浙江杭州 | 临汾 | 高密 | 武安 | 呼伦贝尔 | 邹城 | 公主岭 | 乌兰察布 | 黄南 | 乳山 | 西藏拉萨 | 义乌 | 哈密 | 大庆 | 靖江 | 吉林 | 沧州 | 百色 | 黔南 | 果洛 | 庄河 | 商丘 | 桐城 | 如东 | 温岭 | 嘉善 | 宜昌 | 和县 | 清徐 | 台北 | 单县 | 公主岭 | 明港 | 黔南 | 驻马店 | 镇江 | 涿州 | 庄河 | 东海 | 湘西 | 潜江 | 内江 | 通辽 | 清远 | 安徽合肥 | 象山 | 咸阳 | 恩施 | 淮南 | 明港 | 绥化 | 临猗 | 株洲 | 燕郊 | 白城 | 朔州 | 燕郊 | 临沧 | 五家渠 | 乌兰察布 | 石狮 | 通辽 | 六盘水 | 潮州 | 宜都 | 广饶 | 乌海 | 诸暨 | 辽阳 | 高雄 | 新乡 | 汉川 | 张家口 | 福建福州 | 巴彦淖尔市 | 象山 | 瓦房店 | 日土 | 云南昆明 | 鸡西 | 克拉玛依 | 改则 | 营口 | 攀枝花 | 定安 | 平顶山 | 崇左 | 张家口 | 东方 | 库尔勒 | 邹平 | 鄢陵 | 钦州 | 乌兰察布 | 阿克苏 | 淄博 | 儋州 | 德宏 | 东莞 | 永康 | 海安 | 白山 | 黄冈 | 吴忠 | 吉林 | 靖江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葫芦岛 | 日土 | 鞍山 | 哈密 | 普洱 | 江西南昌 | 浙江杭州 | 保定 | 象山 | 徐州 | 安庆 | 台湾台湾 | 宁国 | 齐齐哈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忻州 | 张家界 | 常州 | 曲靖 | 龙岩 | 海门 | 呼伦贝尔 | 江门 | 神木 | 巴音郭楞 | 和田 | 偃师 | 汉川 | 曹县 | 滨州 | 安阳 | 姜堰 | 焦作 | 张家界 | 曲靖 | 甘肃兰州 | 阿拉尔 | 渭南 | 临沧 | 邯郸 | 琼中 | 泸州 | 金坛 | 常州 | 如皋 | 河南郑州 | 舟山 | 海宁 | 东海 | 湖北武汉 | 阳泉 | 蚌埠 | 绵阳 | 天门 | 辽宁沈阳 | 寿光 | 五指山 | 灌南 | 泗洪 | 邵阳 | 寿光 | 张家界 | 姜堰 | 四川成都 | 山东青岛 | 基隆 | 佳木斯 | 日喀则 | 湖北武汉 | 泰安 | 南安 | 单县 | 杞县 | 东营 | 沧州 | 内江 | 长治 | 延安 | 东方 | 邹城 | 嘉善 | 海门 | 兴安盟 | 阿里 | 邵阳 | 阿拉善盟 | 鹤壁 | 保亭 | 抚州 | 七台河 | 临沂 | 晋江 | 龙口 | 防城港 | 莱芜 | 茂名 | 常德 | 开封 | 仁怀 | 牡丹江 | 萍乡 | 灵宝 | 烟台 | 海丰 | 海丰 | 伊春 | 安徽合肥 | 安徽合肥 | 抚州 | 周口 | 基隆 | 邯郸 | 大连 | 南京 | 开封 | 保亭 | 邹城 | 邵阳 | 新余 | 周口 | 保山 | 阳泉 | 漯河 | 新乡 | 平凉 | 乳山 | 廊坊 | 澄迈 | 博罗 | 沭阳 | 安顺 | 香港香港 | 项城 | 海拉尔 | 安阳 | 泰州 | 乐山 | 嘉峪关 | 邢台 | 莆田 | 大同 | 海东 | 临海 | 盐城 | 克拉玛依 | 鄢陵 | 商丘 | 图木舒克 | 宿迁 | 陵水 | 永康 | 塔城 | 昭通 | 禹州 | 绵阳 | 天水 | 大理 | 喀什 | 丽江 | 仁寿 | 德州 | 伊犁 | 白城 | 芜湖 | 包头 | 溧阳 | 宜都 | 沭阳 | 贺州 | 张北 | 宜宾 | 台北 | 黄冈 | 鞍山 | 晋城 | 平凉 | 日土 | 琼中 | 招远 | 神木 | 曲靖 | 启东 | 赤峰 | 玉溪 | 鹤岗 | 湘潭 | 衢州 | 吴忠 | 淮安 | 黔东南 | 阿勒泰 | 昌吉 | 山南 | 牡丹江 | 湘潭 | 信阳 | 绥化 | 昌吉 | 五指山 | 姜堰 | 澳门澳门 | 济南 | 茂名 | 普洱 | 烟台 | 资阳 | 广元 | 巢湖 | 双鸭山 | 三亚 | 庄河 | 淄博 | 南京 | 陵水 | 黄山 | 衢州 | 宁德 | 六盘水 | 台北 | 贵港 | 榆林 | 随州 | 巢湖 | 福建福州 | 玉林 | 淄博 | 白沙 | 广西南宁 | 东海 | 安徽合肥 | 林芝 | 定安 | 哈密 | 通辽 | 遂宁 | 黔西南 | 咸阳 | 三门峡 | 武威 | 日土 | 柳州 | 大兴安岭 | 黄南 | 灌云 | 昌都 | 绵阳 | 澄迈 | 清远 | 陇南 | 德阳 | 周口 | 天门 | 许昌 | 琼中 | 铜川 | 巢湖 | 广汉 | 迪庆 | 揭阳 | 铁岭 | 神农架 | 启东 | 青州 | 潜江 | 吐鲁番 | 珠海 | 大理 | 如东 | 朝阳 | 茂名 | 保定 | 德阳 | 博罗 | 神木 | 江门 | 日照 | 东海 | 陕西西安 | 西双版纳 | 阿拉尔 | 长兴 | 日土 | 灌南 | 铜仁 | 张家口 | 沛县 | 黄冈 | 遵义 | 德宏 | 桂林 | 东海 | 杞县 | 鹤壁 | 淮安 | 庆阳 | 安康 | 台中 | 长葛 | 马鞍山 | 陕西西安 | 阿坝 | 仙桃 | 保亭 | 泰安 | 长治 | 济南 | 汕尾 | 单县 | 象山 | 乌兰察布 | 渭南 | 淮北 | 娄底 | 枣庄 | 湖北武汉 | 上饶 | 安岳 | 新疆乌鲁木齐 | 洛阳 | 黄冈 | 铁岭 | 宝鸡 | 单县 | 高雄 | 忻州 | 宜宾 | 丽水 | 乌兰察布 | 巴音郭楞 | 铜陵 | 莱州 | 衡水 | 临汾 | 清徐 | 平顶山 | 金坛 | 海东 | 衡阳 | 汕尾 | 嘉兴 | 哈密 | 牡丹江 | 台北 | 蓬莱 | 平凉 | 铜川 | 馆陶 | 阿勒泰 | 曹县 | 大庆 |